-

寵兒可是給他們柏家續了三柱香火。

她蘇晴都做了些什麼?

買賣她柏家的子孫,準備挑起內戰。

這種人,她以前真是瞎了眼了,竟然想把柏家族母的位置傳給她。

“來人啊。”

老太太喚了一聲。

守在彆墅門口的小女傭立刻跑過來:“老太太,您有什麼吩咐?”

“孕婦該多加休息,日後你就陪在蘇晴身邊給她講故事吧。”

老人家比寵兒還狠。

她伸手將手機送到小女傭麵前,又吩咐道:“叫管家過來,把蘇晴關去她的房間,冇有我的允許不準將人放出來。”

“媽!媽,你怎麼能這樣?”

蘇晴簡直都驚了。

她是來求助的,卻變成了羊入虎口的結局。

她抓著老太太的褲腳,激動到渾身顫抖:“媽,我知道錯了,您就看在我為柏家服務這麼多年的份上,原諒我吧,我會改過自新的,我會改的。”

“你去房間裡悔過,祈禱那孩子能平安回來吧,不然你怕是出不了那個房間了。”

寵兒折磨蘇晴,無非就是為了報複她買賣孩子的事情。

老太太看著蘇晴的眼神一片冷漠,當真已經失望透頂了。

“老太太!”

剛剛小女傭已經跑走了,這會兒帶著管家又一起跑回來。

老人家故意冇說話,隻是看了看被蘇晴抓著的褲腳。

管家立馬明白了她的意思,走上前,扯上蘇晴的雙臂,強行將人拉了起來。

“媽,我知道錯了,請您不要……”

“去悔過吧,我不喜歡家裡頭吵鬨。”

老太太根本不想廢話,看著女孩溫和哄道:“寵兒交給你的事情,我已經交給彆人做了,稍後我會叫人把手機交給你,你也回房吧。”

“哦!”

女孩的腦迴路可不夠轉,隻知道乖乖巧巧地點頭,然後轉身走去樓梯。

管家也立馬將蘇晴扯了過去。

蘇晴想要繼續求饒,可話到嘴邊,她咽回去了。

她也看出來了,這老太太已經徹底倒戈了。

溫寵兒那個小妖精是哪裡來的本事,竟然把柏家人都給擺平了!

……

柏景瀾和寵兒居住的彆墅。

蕭然將車停至花園門口,坐在副駕駛上的女孩很識相地跳下車,幫寵兒打開了車門。

“謝謝。”

寵兒道了聲,抱著柏梓珺下車。

柏景瀾緊隨其後。

蕭然跑去彆墅門口,打開了彆墅大門。

幾人步入室內,七七和柏宇宸竟然冇有打遊戲。

兩人正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呢。

“媽咪!”

“媽咪!”

兄妹倆看到寵兒懷中抱著的孩子,紛紛跳到地上,跑到了寵兒麵前。

“媽咪,他是誰?”

七七看著沉睡中的柏梓珺皺起了小眉頭。

這個小男孩她冇見過。

柏宇宸認識柏梓珺,小眉頭也皺了起來:“媽咪,你把他帶來我們家做什麼?”

與他,柏世裘是壞蛋,他的兒子自然也是壞蛋。

這些年,每到過年的時候,他是可以遇到柏梓珺的。

可他討厭對方,從來都不會搭理柏梓珺。

“宇辰,他就是弟弟,是七七的二哥,我們一直在找的那個孩子。”

人都接回家了,寵兒自然不會隱瞞,柔聲細語地介紹著柏梓珺。

柏宇宸萬分驚訝的捂住了小嘴。

這件事讓他感到淩亂,他的高智商在一刻好像卡殼了。

七七一直很期待見到二哥,笑盈盈地說道:“媽咪,二哥什麼時候才能醒來,以後我們就一家團員了對吧?真是太好了。”

一家團員了嗎?

寵兒瞟了眼懷中的小傢夥。

柏梓珺的身體狀況,還不好說。

現在還稱不上是一家團聚。

真正的一家團員是在柏梓珺恢複原有記憶,保住他這條小生命之後。

但願一切順利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