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寵兒看到沉睡中的兒子,有些意外地皺起眉頭。

蕭然解釋道:“少奶奶,對不起,是我把孩子敲暈的,剛剛大堂有記者,他一直喊叫,我擔心……”

原來如此,她還以為小傢夥是發病了。

“沒關係,把孩子給我吧。”

寵兒放開柏景瀾,走過去,將柏梓珺接了過來。

小傢夥的體重比七七還輕,一段時間冇見,他的臉頰都凹陷了進入。

“對不起,是媽咪冇保護好你。”

心裡頭疼得厲害,她將臉頰湊到兒子的小臉上貼了貼。

柏景瀾見此,眸色陷入深邃。

等處理完楚氏的事情,他也該找溫鄭坤、柏世裘和蘇晴算算賬了。

……

柏家老太太的彆墅中。

樓梯上傳來劇烈跑動的聲響。

坐在沙發上的老太太看向了正對著她的樓梯。

蘇晴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:“不要再唸了,我不要聽,不要聽!”

話音未落,女人已經從樓上跑了下來。

但見,她的雙手死死地捂著耳朵,整個人看起來慌亂不堪。

老人家皺起眉頭,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。

“唉,你不要跑那麼快,我會摔倒的,我的故事還冇有講完,你要跑去哪裡?”

女孩從樓上追了下來。

因為肚子已經大起來了,她跑不快,托著孕肚,費力地追著。

“你小心著點。”

老太太看到這番場麵,霍然起身。

溫鄭坤跟她說明瞭女孩住到家裡的原因。

她比較讚同寵兒的決定。

他們柏家是該還還債了,但願老天爺能看到他們的悔過之心。

“媽,媽,你救救我!”

蘇晴見老太太站起來,撲倒在她麵前,抓住了老人家的褲腳。

“媽,你再給我找點彆的差事做吧,這女孩我照顧不了,我照顧不了她。”

幾天下來,女孩天天給她講故事。

她隻要想到柏景瀾的媽,每分每秒都是焦慮的。

在這麼下去,她非瘋掉不可!

“她對你做了什麼?”

老太太這話是在問蘇晴的,可目光卻掃著還在下樓的女孩。

她想不懂,一個小傻子怎麼可能把蘇晴折騰成這樣。

“是溫寵兒,那丫頭的心思實在是太歹毒了,她寫了個小故事,教那小傻子念給我聽,她就是故意折磨我的,媽,你救救我吧,我求你救救我吧。”

情緒極度不穩,蘇晴死死地抓住老人家的褲腳,淚崩了。

“你怎麼了?你哭什麼啊?我隻是講故事給你聽,我又冇有打你。”

女孩已經走到了她們身邊,極度無辜地看著蘇晴。

傻了就是傻了,她哪知道寵兒是個什麼心思。

“媽,我求你,不要再讓我看到她了,不然我真的會瘋掉,萬一傳出去,有損咱們柏家的名譽啊媽!”

蘇晴被女孩看得心慌意亂。

她現在看到這人就像看到了柏景瀾的媽。

有一度時間,她分不清是活在現實,還是已經下了地獄。

“你給她講了什麼故事?”

女孩雖然傻,但也天真,不會說謊。

老太太看著她故意放軟了口氣,像在哄孩子一樣。

女孩也確實像她想的那樣,伸手將手機送了過去:“就是這個,是個故事,你看看。”

老太太當即把手機接過來,檢視內容。

“嗬,不愧我家小偶像,這文筆很到位啊。”

她看到小故事的內容,已然領悟到了寵兒的心思。

放從前,她可能還會給蘇晴留些情麵。

可是現在不可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