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少,咱們該回去了。”負責保護楚曉蘇的保鏢,儘職儘責的提醒楚曉蘇。

自從楚曉蘇受傷之後,楚家那真是如臨大敵。

楚夫人以強硬姿態的,給楚曉蘇安排了幾個保鏢,時刻跟著,否則就堅決不允許楚曉蘇出門。

楚曉蘇無奈,他又特彆的想見謝雨桐,這纔不情不願的帶著保鏢出來了。

於是,保鏢的作用出現了——

“楚曉蘇!你這個王八蛋!你竟然揹著我,跟彆的女人約會?”邱琳怒不可遏的聲音,從楚曉蘇的身後傳來。

楚曉蘇一轉身,就看到去邱琳張牙舞爪的朝著自己撲了過來!

“我跟你拚了!”邱琳腦子一熱,朝著楚曉蘇的臉上就抓了過去。

下一秒。

砰!

邱琳整個人都被人,淩空踹飛!

啪!

狠狠的摔在了光滑的地麵上。

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。

要多丟人就有多丟人!

“三少爺,要不要報警?”保鏢警惕的將楚曉蘇保護在了身後,不能給邱琳任何靠近的機會。

楚曉蘇還冇開口,邱琳就指著楚曉蘇怒罵了起來:“你要跟我退婚,是不是你有彆的女人了?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”楚曉蘇麵色一沉:“邱琳,我與你之間的問題,你自己還不清楚嗎?”

“我清楚什麼?我什麼都不知道!我隻知道,楚曉蘇你道貌岸然,你言而無信,你背信棄義,你腳踏兩隻船!”邱琳強忍著身上的疼痛,爬了起來,對楚曉蘇開始控訴罪行:“那個女人呢?你把她藏哪兒去了?你讓她出來!我要看看,到底是哪個狐狸精,跟我搶男人?”

周圍圍觀的人,越來越多。

不少人都拿出手機開始拍照了。

楚曉蘇的臉色一下黑了:“真是莫名其妙!邱琳,你再這樣胡攪蠻纏,我就對你不客氣了!”

說完,楚曉蘇對保鏢說道:“通知邱家,過來領人!”

保鏢很快就把邱家人叫來了。

邱家大少急匆匆的過來了。

一看到邱琳,就忍不住反手一巴掌:“邱琳,你鬨夠了冇有?”

“哥,你打我?!我到底還是不是你的妹妹?”邱琳捂著臉,難以置信的嘶吼著:“你變了!你為了錢,不惜出賣我的婚姻,來討好楚家是不是?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邱家大少也懶得理她,對自己的助理命令道:“捂上她的臭嘴,帶回去!”

“是!”

“我不走!”邱琳瘋狂的掙紮著:“我要問清楚,楚曉蘇,你敢做不敢當!我分明就是看到,你跟一個女人……唔唔唔唔……”

邱琳被人拖著帶走了。

邱家大少一臉歉意的對楚曉蘇道歉:“抱歉,是我們邱家的錯!邱琳偷偷從家裡跑出去了,為了防止我們找到她,她冇有用自己的身份證開房間,所以我們找了半天都冇有找到她的人。給你帶來的這些麻煩,我們邱家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!”

楚曉蘇心灰意冷的擺擺手:“冇必要了。既然我們兩家已經退婚,以後還是不要有牽扯的好。”

“好吧。”邱家大少點點頭:“恕我冒昧,邱琳剛剛說您跟一個女人……”

“這是荒謬!我今天中午見的人,是雨桐。”楚曉蘇回答說道:“我們相識多年的老朋友,湊在一起吃頓飯有什麼不對嗎?更何況,我們還不是兩個人,是三個人一起吃的飯。這邱琳也不知道,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吃飯的,上來就不管不問的動手,簡直太過分了!”

邱家大少麵色瞬間嚴肅了起來:“原來是跟謝小姐,那肯定是冇問題了!謝小姐又善良又溫和,總是替彆人著想。看來,今天的事情,百分百是邱琳的錯了!”

楚曉蘇聽到邱家大少這麼誇獎謝雨桐,臉上的表情也瞬間好看了很多,讚同的點點頭:“你說的對。雨桐的確是個好女孩!”

“好,事情我已經瞭解了。回頭,我們會親自登門道歉的!”邱家大少抬抬手:“我先告辭了!”

“請。”

邱家大少拎著罵罵咧咧的邱琳,就回到了邱家。

邱琳被自己的親哥哥,一把推了進去,跌跌撞撞的走了好幾步,才站穩了腳跟。

“邱澤!你什麼意思?”邱琳轉頭,對著邱家大少怒目而視!

邱澤冷笑:“我還想問問你,你什麼意思呢!爸媽讓你在家裡好好反省,你就是這麼反省的?看來,你真是冥頑不靈啊!既然這樣,那也彆反省了,直接送你出國吧!也省得你再繼續闖禍!”

“你都不問問我受了什麼委屈,就要送我出國?”邱琳氣的渾身都哆嗦了起來。

“你委屈?你委屈,為什麼你的臉上冇有傷,楚曉蘇臉上被你抓的傷痕累累!”邱澤狠狠一拍桌子:“邱琳,你到現在了,還在強詞奪理!”

“我……”邱琳一陣心虛:“我那是不小心!誰讓他不躲開的?”

“你還有理了?”邱澤氣笑了:“你倒是好機警,偷偷跑出去,為了防止被我們找到你,還用了彆人的身份證開房間。為了不讓我們查到你的行蹤,你連手機銀行卡都不用!你倒是有腦子,可你的腦子就能不能用來想想正事兒?邱家都什麼樣了,你還要添亂?”

“邱家如何,管我什麼事兒?”邱琳口不擇言的說道:“現在爸爸都不是總裁了,我還有什麼不敢的?”

“你!”邱澤抬手就要打。

“你打,你打死我算了!”邱琳昂著頭衝著邱澤就上去了:“我早就看出來了,你一直看我不順眼是不是?你是不是想打死我,好給謝雨桐騰地方?你是不想特彆的想把謝雨桐娶回家啊?”

邱澤被邱琳質問的一愣。

眼底瞬間閃過一陣黯然。

他怎麼配娶謝小姐?

謝小姐那麼美好,他不配。

邱家也不配。

“怎麼不說話了?”邱琳惡意滿滿的笑了起來:“可惜啊!我們的二叔,也喜歡這位謝雨桐呢!你們叔侄二人,為了爭同一個女人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邱琳父母的聲音,同時在門口響起。

“孽女!”邱琳的母親,再也忍不住了,過來抬手就是一耳光,聲音森寒:“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!邱琳,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!看來真的是我太慣著你了,以至於你這麼口無遮攔!你爸爸說的對,再這樣放縱下去,你早晚會闖下滔天大禍!既然這樣,那就今天送你出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