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完病。

楚莫寒和小星星就告辭了。

“走,去慈寧宮。”

“不回王府?”

“吃完午飯再回去也不晚。”

“若是皇兄讓人去王府拿藥找不到我們怎麼辦?”

“不會那麼快。”

“為何?”

以皇兄對皇嫂的感情,知道有辦法給她保胎,會迅速作出反應纔是。

小星星冇好氣地翻個白眼,“我會醫術除了皇祖母冇幾個人知道,他讓我給太子妃把脈是信任你。你信任我,不代表他也信任我,他這麼看重太子妃,更不可能讓太子妃冒任何風險。你信不信,我們倆前腳離開東宮,後腳太子就會宣太醫去東宮重新給太子妃號脈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冷靜下來。

是他關心則亂了。

是的。

因為他相信小星星,他也相信皇兄,所以他就理所當然地以為皇兄也會信任小星星,但一個人對一個人的信任,可不是這麼輕易就能得來的。

尤其是皇兄在深宮裡長大,什麼陰謀陽謀都見過,更不可能輕易相信一個人。

是他太想當然了。

這樣一想,他也不著急了,吩咐黑鷹注意著東宮的動靜,就跟小星星一起去慈寧宮了。

太後看到兩人形影不離,嘴角都合不攏了。

她偷偷問小星星,“還和離嗎?”

“當然要。”

“哀家看你和莫寒現在不是挺好的。”

“外祖母,這些都是表麵現象,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”

“……”

太後搖搖頭,冇說話了。

反正時間她已經給楚莫寒創造了,如果他留不住小星星,隻能怪他自己冇本事。

兩人陪太後吃了午飯,午飯是她之前在宮裡住的時候,專門教慈寧宮小廚房的人做的,營養又健康。

吃完飯,見太後精神不濟,小星星就跟太後告辭,跟楚莫寒一起回靖王府了。

……

路上。

黑鷹把在東宮打探到的訊息告訴封莫寒,“王妃猜得一點也冇錯,王爺您和王妃剛出東宮,太子殿下就讓人去喊了李太醫去東宮給太子妃診脈。”

“李太醫診斷出太子妃確實已經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,太子殿下封鎖了太子妃有孕的訊息,還讓屬下轉告王爺和王妃,說太子妃有孕一事茲事體大,讓王爺和王妃千萬不要把訊息透露半分。”

“本王知曉輕重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撇嘴。

太子這話哪是說給楚莫寒聽的,他跟楚莫寒一母同胞,他當然相信楚莫寒,他是不相信她呢。

也可以理解。

太子病重,薑王楚亦辰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,他的兒子再受皇上寵愛,他也隻是庶子,太子妃懷的孩子就不一樣了。

那是正兒八經的嫡出。

若是個女孩,對薑王還冇什麼威脅,可若太子妃生出嫡長孫,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,皇上如今身子還健朗,嫡長孫在他身邊長大,誰敢保證他不會傳位給嫡長孫?

曆史上又不是冇有越過兒子,直接傳位給孫子的例子。

偏偏。

孩子在肚子裡,誰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,所以為了永絕後患,這個時候肯定寧可錯殺也不放過。

誰敢保證東宮裡冇有薑王的人?

所以,這個時候把訊息瞞下來,對太子妃是最好的。

“你……彆難受。”

“呃?”

“皇兄是不瞭解你的為人,纔會讓黑鷹過來叮囑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小星星壓根冇把這事兒放心上,揮揮手說,“你皇兄這是對自己愛的人負責,挺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說者無心聽者有意。

這話落在楚莫寒耳朵裡,就是小星星在譴責他對她不負責。

楚莫寒有些心塞。

……

回到王府。

小星星讓綠兒守在門口,回到房間後她第一時間從空間拿了三盒地屈孕酮片出來,她用擀麪杖把藥片碾成粉末狀,找了個小瓷瓶裝了滿滿一瓶,然後點了火把外包裝燒掉毀屍滅跡。

她這邊做好了準備,太子卻壓根冇讓人來王府取藥。

小星星明白了。

太子還是不相信她。

嘖!

想讓太子欠她個人情還挺不容易。

小星星也不著急,老神在在的在王府裡待著,偶爾帶侍衛出府去物色她酒樓的位置,抽空在入夜之後去離王府看了墨羽,吃了藥,墨羽已經冇有再發熱了,外傷也養得差不多,隻剩下腿上那一塊比較嚴重的傷還冇好。

小星星又給他留了點藥。

五天後,太子親自來了靖王府。

這五天還發生了兩個小小的插曲。

第一個是楚離像吃她做的東西上了癮,每天她做完晚飯,他都會“恰好”出現,跟她一起吃晚飯。

楚莫寒也發暈一樣,每天晚上都過來她這裡小坐,小星星提心吊膽,生怕兩個人彆撞上了,但楚離對時間的把握真的牛掰,每次都能在楚莫寒來之前離開而不被髮現。

另一個插曲是楚禦天。

繼茶樓她給他做了冰淇淩之後,楚禦天還真派人到靖王府跟她要點心,她乾脆做了幾大碗不同口味的冰淇淩,讓人放到冰斧裡冰鎮著,一起給楚禦天送了過去。

楚禦天投桃報李,第二天直接讓人給她送來一個正陽街一個鋪子的地契,鋪子很大,而且足足有三層,恰好能給她做酒樓。

小星星高興壞了。

幾個冰淇淩就換了間商鋪,忒劃算了,她覺得有點虧心,所以乾脆從空間裡拿了些現代的點心出來,讓譽王府的人把點心帶回去。

楚莫寒知道這事兒氣得夠嗆。

當天下午他就把一張麵積更大的鋪子的契拍到她桌子上。

“你這是乾嘛?”

“給你開酒樓。”楚莫寒盯著她,“不許用楚禦天給你的那個鋪子,誰稀罕他的東西,傳出去彆人還以為我靖王府少他這個鋪子。”

小星星舔舔嘴唇,“那個……我稀罕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瞪著她,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半晌,小星星說,“我又冇有白收他的鋪子,我給他做了好多點心呢,反正這鋪子我要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,我纔不要做王八蛋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臉色黑如鍋底,“還回去,我這個給你。”

“我不乾。”

“蘇星兒!”

“叫姑奶奶也不行。”

兩人鬥雞似的吵起來,太子就是這個時候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