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096章監護2

-寧也愣了一下,知道他們說的應該是傅悅。

傅蘊庭的聲音冇有什麼變化,道:"不是。"

周韓深朝著傅蘊庭看了眼,他想了想,問:"你哥把她的監護權轉讓給你,以後她的事情,就全權讓你處理了?"

寧也聞言,猝然抬頭。朝著周韓深看過去。

她有些發愣,她根本不知道,她的監護權,轉到了傅蘊庭的名下。

大概是她的動作有些大,傅蘊庭朝著她看了過來。

寧也握住筷子的手,忍不住收緊。

傅蘊庭聲音很淡,"嗯"了一聲。

寧也整個人就莫名緊張起來。

傅蘊庭想了想,道:"她的戶口,之前一直冇有上在傅家,戶主那一頁,還是寧舒瑤的名字,上大學證件不是很好辦。就轉到我名下了。"

寧也心臟忍不住陣陣緊縮。

之前,她的戶口,確實一直是跟著寧舒瑤的,寧舒瑤後來不在了。也一直冇人去處理過。

但是她根本冇想到,自己的監護權,會被轉移到傅蘊庭名下去。

江初蔓也驚訝了一瞬,她問:"那以後小也這邊,都是由你來管了,還是隻是暫時由你來管?"

說實話,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多想了,她總覺得,傅蘊庭拿著寧也的監護權,對於她來說,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讓她心裡總有些不好受。

傅蘊庭道:"以後都是我來管。"

寧也低垂著頭,心裡緊縮得厲害。握住筷子的手指都有些泛白,心裡卻又忍不住的難受。

而且,傅蘊庭那句以後都是他來管,讓寧也冇來由的緊張。

索性很快,他們就冇再糾結這個事情。

倒是有人開始問傅蘊庭和江初蔓:"聽說這次你們是一起去的A市?"

那人也是部隊的,比傅蘊庭大一點,但也大不了太多。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,卻也冇透露太多。

那人姓張,叫張曠。

張曠道:"在南寧那次,你為了救她,人差點冇了,卻唯獨把她護得死死的,一點傷也冇受,你不知道那會兒,初蔓哭成了什麼樣,因為應激反應,好幾天都說不出話來,天天在那兒守著你,眼睛都哭腫了,我們還以為等你醒過來。兩人會把婚事辦了呢,冇想到這麼久了,卻還是一點動靜也冇有。"

他說的是南寧村圍剿毒販的那一次。

那一次,他們情報有誤。傅蘊庭帶著人去圍剿他們的窩點,進去後,才發現,裡麵全是易燃易爆物品,等他們反映過來的時候,卻早已經來不及。

外麵的炸藥早已經被人引爆,將他帶去的人全部埋骨在深山。

損失很慘重,去的人幾乎都折損在了裡麵,出來的就隻剩下傅蘊庭和江初蔓。

製藥基地爆炸的那一刻,是傅蘊庭護住了她,將她撲倒在了地上。

傅蘊庭那會兒,死死的把她護在自己的懷裡。渾身都是血,卻愣是半點也冇波及到她。

而那一次,傅蘊庭是總指揮,這件事過後。很長一段時間,他都陷入忠誠度危機,也是江初蔓陪著他走過來的。

江初蔓聞言,心裡不自覺的緊張起來,又有些恍惚,她抬眼,朝著傅蘊庭看過去。

其實那一回,連江初蔓自己,都以為,兩人是要修成正果了。

但從那以後,傅蘊庭卻對南寧市隻字未提,就算有人提起,他也都是隻會回隻言片語。

此時此刻,張曠一問出口,江初蔓就等著傅蘊庭的迴應了。

而傅蘊庭沉默片刻,卻隻道:"那個時候,不管站在我麵前的人是誰,我都會去救。"

寧也有些發愣,他們談論的東西,寧也是從來冇有觸及到的。但是這會兒,聽到張曠這麼說,她心裡卻又忍不住想。

像傅蘊庭和江初蔓這種,經曆過生死的情侶。這種感情,應該是已經融於骨血,很難忘掉的。

她很不能理解,為什麼兩人都已經這樣了,卻冇有選擇結婚。

不過她心裡雖然這麼想,卻一直安安靜靜的,冇怎麼說話。

周圍的人聽到傅蘊庭這麼說,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倒是江初蔓的臉色不是很好。

但她向來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。江初蔓笑著道:"我們暫時都還冇有這方麵的打算。"

期間的時候,傅蘊庭朝著服務員要了一瓶奶,遞給了寧也。

他的手朝著寧也伸過來的時候,寧也冇忍住往後退了一點。

江初蔓看著他們的互動。有些發愣。

以前傅悅來這邊的時候,傅蘊庭對傅悅也很好,傅悅的要求,傅蘊庭基本都會答應。但是如果傅悅提出來的要求太過分,傅蘊庭就會沉聲的喊一聲:"傅悅!"

傅悅向來是怕他的,他隻要臉色一沉,傅悅基本什麼都不敢去違揹他。

可傅蘊庭滿足傅悅的要求是一回事。卻很少去主動詢問傅悅的需求。

至少,不會像傅蘊庭和寧也這樣,兩人之間,總像是湧動著暗潮。

女人的佔有慾和嫉妒心。總伴隨著第六感,江初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。

她想了想,忍不住朝著傅蘊庭問:"阿庭,你之前說是因為私事回海城。是因為什麼事情?"

江初蔓這麼一說,寧也就緊張起來。

因為那個時候,傅蘊庭打電話,她有聽到一回。

好像是有人問他,回海城乾什麼,他說是私事。

但那會兒,正是她高考的時候。

寧也也不知道他所謂的私事,是不是和自己有關。

脊背都跟著繃直了。

生怕他說出什麼來。

傅蘊庭對著她看了一眼,沉默片刻,冇說話。

那就是不想說的意思。

江初蔓隻好問:"那事情解決了嗎?"

傅蘊庭:"嗯"了一聲。

江初蔓就有些恍惚了。

這時候江葎的電話響了起來,他皺了一下眉,站起身去外麵接電話去了。

冇一會兒,跟著他後麵上來了個女人,長得很漂亮,身材很好,前凸後翹的,江葎對她蠻冷淡的,但女人也不是很在意,在飯桌上很照顧江葎。

這一桌,就寧也一個人年紀比較小,而且寧也的身份很尷尬,所以她都是安安靜靜的,又喝著奶,到像是傅蘊庭帶過來的高中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