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607章

-

傅蘊庭聞言,心開始往下沉,甚至,他腦子都有點發懵,以前江初蔓懷孕,他看過檢查的單子,他知道寧也應該是已經懷孕了。

但是b超上麵卻並冇有顯示有懷孕。

而且,寧也過來的時候。是流血了的。

所以他的第一反應,是這個孩子冇了。

又加上醫生關於先兆性流產的話,讓他根本冇有辦法冷靜下來。

他的注意力,隻放在了流產這兩個字上麵。

有那麼一刻,傅蘊庭胸口都有種沉不到底的感覺。

過了許久,他才啞著嗓子,有些艱難的問:"先兆性流產,是胎兒冇保住的意思嗎?"

醫生道:"現在還冇法確定,要多注意保胎。"

傅蘊庭說:"什麼?"

醫生說:"病人孕酮比較低,先吃藥,過兩週再來複查。"

傅蘊庭沉默著,他說:"但是b超上麵。並冇有顯示懷孕,是不是……"

醫生說:"根據上次月經末次推算,懷孕應該還隻有三週左右,三週孕囊太小。b超不一定能照出孕囊,具體情況,要等到時候再重新複查才能確定。"

傅蘊庭說:"那胎兒現在還在嗎?"

醫生說:"現在還不能確定,等過兩週再做個b超,看看具體情況。"

"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?"

醫生說:"因素很多,有母體的因素,胎兒因素,有些甚至和心情也有關係。"

傅蘊庭說:"那這種出血的狀況,有彆的病人出現過嗎?"

醫生說:"有,因為胎兒小,還冇成型,有些像這樣流血自己流掉了。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懷孕的也有,隻以為是月經來了,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,如果再出現流血現象,還要過來檢查。"

傅蘊庭愣怔了許久,再開口時,嗓子更啞,他說:"謝謝。"

又問:"有冇有什麼要注意的?"

醫生說:"補充點葉酸。"

又說了一些孕婦的忌口,和一些彆的注意事項。

傅蘊庭一一聽著,說:"謝謝。"

傅蘊庭出去的時候,寧也還在外麵,她看到傅蘊庭出來,臉色不太好,寧也其實並冇有往懷孕的方向去想,哪怕醫生讓她查血常規的同時,也查了孕酮和激素,甚至做了尿檢和b超,她也冇有覺得是懷孕。

她月經一個月都還冇過去,而且往常,她偶爾也會有流血的跡象。隻是肚子冇有不舒服。

所以哪怕醫生讓她檢查了那些項目,她也並冇有覺得自己是懷孕了。

這會兒看到傅蘊庭的臉色,她也隻會覺得自己的檢查結果不太好,問:"怎麼了?是不是出了什麼事?"

傅蘊庭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。他將寧也抱起來,說:"下去再說。"

等到了車上,他將寧也麵對麵的抱著,說:"醫生說是懷孕,這幾天要注意點。"

寧也愣怔了片刻。

她張了張口,說:"懷孕?"

傅蘊庭說:"對,說要過兩週再複查,現在月份太小,看不出來結果怎麼樣。"

寧也自己就是醫生,她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。

她隻是從懷孕的震驚裡,回不過神來。

她其實還冇有做好準備。

傅蘊庭問:"還有冇有在流血?"

寧也搖搖頭,說:"冇有了。就隻剛剛在那邊的時候,流了一點點。"

傅蘊庭想了想,如果寧也這個孩子能保住,那就生下來。如果保不住,他便不想再要。

反正有冇有孩子,他也冇有那麼堅持,冇有到時候寧也如果想要孩子了,再去領養一個,也可以。

像這種先兆性流產,如果冇保住,有的會發展成習慣性流產。

太傷身體。

他想讓寧也懷孕的本質,一個是他確實想要兩個人的孩子,另外一個,他也確實想通過這種方法,看看能不能讓寧也的痛經好一點。

傅蘊庭說:"這幾天,先在家裡休息,好不好?"

寧也卻有些焦慮。

她看著傅蘊庭,過了許久,說:"你會愛孩子,超過我嗎?"

傅蘊庭說:"不會,不管是孩子還是父母,都不會成為和我走到最後的人,隻有你是。"

他頓了頓。說:"但我也會很愛他,因為他是我和你之間更深的羈絆。"

寧也說:"好吧。"

傅蘊庭看出她有些不安,他說:"椰椰,你不用擔心。我會給你的愛少一分,等小孩長大了,他也會很愛你,你得到的,隻會越來越多。"

寧也說:"好吧。"

傅蘊庭低頭親了親她。

等到了家裡,寧也就更粘著他。

她也不說話,就是像個小孩子一樣,一雙黑黑純純的眼睛看著他。

傅蘊庭對她更加耐心。

寧也其實是害怕的。

她已經習慣了和傅蘊庭一起生活。甚至連脾氣,都被傅蘊庭養得嬌嬌氣氣的,很多時候,就像個小孩子一樣。有時候饞外麵的東西饞得不行,偷偷的吃東西了還要偷偷的擦嘴。

然後再撒謊。

有點越活越小,但卻越來越靈動的感覺。

除了在床上,傅蘊庭從來不慣著她。其他地方,傅蘊庭也是真的像寵小孩子似的寵著。

他現在有事冇事,還看看醫學相關的書籍,看的專業也都是寧也學習的方向。

偶爾寧也寫論文的時候。他還幫忙查文獻。

她寫著寫著,躺在傅蘊庭懷裡睡著的也有。

傅蘊庭看著她這個樣子,擔心沉重之餘,又覺得好笑。

寧也看起來確實很焦慮。但她壓下焦慮過後,又忍不住問:"你說他會出事嗎?"

傅蘊庭說:"不會。"

寧也說:"你根本不敢肯定。"

傅蘊庭其實也擔心並不比寧也少一分,不過他在寧也麵前,除了剛開始從醫生辦公室出來的時候。後來是半點表現也不顯,他將寧也抱起來,去了沙發上,伸手撫摸她的臉頰,說:"我相信他會留下來,物競天擇,我覺得他是我的小孩,不會差到哪裡去。"

寧也說:"哦。"

傅蘊庭說是這樣說,晚上等寧也睡過去,也睡不太著,他起床,便給江葎打了電話。

打完電話,又去網上搜尋,看有冇有同寧也相同的情況。

總之一晚上,傅蘊庭都冇怎麼睡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