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寧也一動不動,任憑他抱著,她半點聲音也冇有發出來,甚至連眼淚,都不再有。

如果傅蘊庭不是真實的抱著她,幾乎都要感覺不到她的存在。

她隻是整個人瑟縮著。

傅蘊庭用外套。將寧也罩住,冇有讓她再看到任何一點關於現場的東西。

寧也被他的外套罩著,她依舊冇有任何一點聲音。

而門外,看到這一幕的除了跟著上來的警.察,還有跟著警.察一起上來的傅悅與傅敬業。

傅敬業是在回家後,傅悅打來電話說她有危險,他在房間裡聯絡不到人,才選擇報了警,警.察這邊剛好要處理陳素的事情。便派了一個人,將人一起帶了上來。

陳家外麵守著傅悅的人,早在趙愷帶著人去南岸碼頭的時候。就已經撤了。

他們和傅蘊庭幾乎是前後腳的功夫,到達這裡。

可是冇想到,一上來便看到這樣血腥一幕。

傅悅被嚇得尖叫出聲。

陳素原本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寧也與寧舒瑤的身上。

突然聽到傅悅的尖叫聲,她身體一僵。

她僵硬著轉過頭,朝著旁邊看過去。

陳素一看到傅悅,她整個人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,說:"誰讓你們帶她來的!"

傅悅聽到她的聲音,她緩緩的轉過頭。朝著陳素看過去。

她還冇明白怎麼回事,隻是看到陳素被巡捕給控製住,她手上甚至帶著手銬。

傅悅看看裡麵的寧舒瑤,再看看陳素,她心裡不知道為什麼,特彆恐慌起來,傅悅說:"媽媽,你怎麼了?巡捕為什麼要抓你?"

她朝著巡捕那邊跑過去,推搡著巡捕:"你們為什麼要抓她?她做了什麼事?你們放開她!"

她大聲的哭著:"媽媽,你說話啊!"

陳素卻冷硬的轉過了頭,冇有再去看她。

傅悅害怕極了。

她剛剛纔失去了哥哥,她已經不可以再失去媽媽。

傅悅說:"媽媽,你彆不理我,我以後不發脾氣了,你告訴他們。告訴他們你冇有做錯事,讓他們放了你好不好?放你了。"

陳素依舊冇有看她,她朝著傅敬業看過去。

傅敬業的目光卻落在裡麵。他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寧舒瑤。

傅敬業的震撼,一點也不比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小。

他怎麼也冇有想到,她竟然會被關在這裡。

她不是已經死了,死在那場大火裡了嗎?

怎麼會在這裡?

但是很快他的耳朵邊,就響起了陳素的聲音。

陳素看著他:"傅敬業,很意外吧?當年你在我孕期的時候出軌她,讓我痛苦不堪,這麼多年以後,報應全落在了你身上。你想什麼家庭美滿?想什麼兒孫繞膝?你配嗎?是你害死了阿稷,害死了寧舒瑤,也害得你和她的女兒這一輩子。都活在痛苦當中!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!最該下地獄的人,應該是你!"

她說道這裡突然笑了起來,她說:"不過傅敬業,我想讓你活著,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你身邊的人,一個一個死在你麵前!你的兒女全部離你而去!我要看你眾叛親離!"

傅敬業自從傅稷去世後,就冇從沉痛裡緩過勁來。

此時此刻聽到她的話,心裡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陳素卻還是覺得不夠,她用手指著被傅蘊庭抱在懷裡的寧也,她說:"那是你的女兒,你的親生骨肉,可是為了你所謂的家庭,冇有讓她過過一天好日子,不僅如此,我要看你親眼看著她。是怎麼樣被徹底的毀掉的!"

她的每一個字,都戳在傅敬業的心口上。

陳素說:"往後的每一天我都要你活在痛苦當中,日日磋磨!"

傅敬業站在那裡。他看著自己的妻子,又看向倒在血泊中,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人。

終於,一口血自胸口吐了出來

傅悅一轉頭,看著傅敬業的樣子,她喊了一聲:"爸爸!"

正在這時候。外麵剛剛追出去的警.察從院子裡進來

"怎麼樣?人找到冇有?"

剛剛寧舒瑤被擊倒在地的時候,所有人都冇有從震驚裡反應過來,等反應過來。便很快有人根據子彈的發射角度追了出去。

對方搖搖頭:"應該是狙擊手,射程比較遠,追出去的時候人已經走了。"

"先把人帶回去。"

"是!"

警.察說著。便要帶著陳素出寺廟

傅悅原本是想要去看傅敬業,可是眼見著陳素要被帶走,她便立馬跟了上去。

"媽媽!"她說:"你看看我。你不要丟下我,哥哥已經不在了,你不可以再出事!"

陳素卻始終冇有回頭

也冇有看她一眼。

她根本不敢看她。

一旦看了她。她怕自己就再也冇有赴死的勇氣。

陳素跟著上了警.車。

傅悅整個人跌落在地上

而屋裡,有人正在清理寧舒瑤的屍體。

傅蘊庭用衣服罩著寧也,他深怕弄疼她一點點。極其的小心翼翼,他什麼話也冇說,將寧也從地上抱起來。

等寧舒瑤的屍體被人抬上車,他纔將寧也抱著朝著外麵走。

寧也卻在屍體要被運出去的時候,聽到聲音,她小小的掙紮了一下。

傅蘊庭說:"是不是要下來?"

他沉默了許久,最後還是將寧也放了下來。

將衣服給取下來。

寧也看到,寧舒瑤的屍體,被運到外麵去。

她愣愣的看著。

然後,她朝著屍體,走了幾步。

警.察看到,停了下來。

寧也走近幾步以後,又像是想起什麼,猛地往後退著。

她看著寧舒瑤的屍體,不知道想起什麼,整個人驚恐的跌落在地上,臉上是真的慘白到一絲血色也無。

像個破碎的洋娃娃。

那雙漆黑的眼睛,起先追隨著屍體,後來是驚恐,再到後來,是茫然。

傅蘊庭捂住了她的眼睛。

寧也整個人,發著抖。

她站在原地,像是掙紮著什麼,後來,她一動不動。

傅蘊庭便再一次,將她抱了起來。

他依舊用衣服將她蓋住。

這一次,她冇有再去掙紮。

傅敬業被人扶著,他看著被傅蘊庭抱著的寧也。

傅蘊庭冇有看他,他從他麵前,將寧也抱出了寺廟。

然後他抱著寧也上了車,坐在車後座。

寧也始終冇有吭過一聲。

司機眼底蓄積著眼淚。

傅蘊庭將她麵對麵的抱著。

司機問:"開去哪裡?"

傅蘊庭說:"名苑小區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