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054章 掠奪1

-那一晚的記憶,對於寧也來說。是無限禁忌,是荒唐。

她總是刻意避免任何人提起。

哪怕傅蘊庭偶爾帶出來一星半點,寧也就已經害怕到心絃緊繃。

生怕他再往下提半個字。

而此時此刻。傅蘊庭狠狠的壓著她。漆黑的樓道裡,他吻得很深。

世界變得寂靜無聲。

隻有寧也不斷撞擊著的心跳聲。

和鼻息間傅蘊庭身上凜冽的氣息。

他朝著她壓緊,吮吸。

寧也惶惶然的。感覺他要將自己的心臟給一併吸附過去。

神魂都跟著一併顫抖。

寧也像是又回到了他將她寸寸剝奪的那個晚上。

漆黑的房間裡,他也是這樣不給她任何退縮的餘地。

他的凶狠,蠻橫,將寧也差點折騰去了半條命。

寧也的心臟在顫抖。

樓道裡有腳步聲在響起,應該是有人要過來了。

很有節奏的聲音。伴隨著寧也不斷加大力度的心跳聲。

傅蘊庭卻半點冇有放過她的意思。

寧也感覺自己要溺死在這裡。

腳步聲從樓下兩三層的位置。漸漸靠近,近到就在樓下的位置。

寧也害怕緊張的幾乎要哭出來。

而就在那人拐角要踏上來的時候,傅蘊庭戛然的截止了這個吻。

寧也整個人軟成了一灘水。

"誰?"樓下有人站定了。朝著上麵喊。

寧也呼吸還冇有緩過勁來。她細白的手臂往後撐著牆壁,後背也緊緊的靠著。

因為兩人剛剛就在樓梯中間的位置,冇有到達拐角的地方。

寧也害怕自己腿軟的站不住,再次滾下去,手撐得牆壁很用力。

傅蘊庭卻沉默片刻。伸出手。拇指的指腹摩擦在了寧也的嘴唇上。

寧也的心狠狠的提了起來,卻不敢動。

傅蘊庭拇指的指腹摁在寧也的嘴唇上。有點用力。

寧也的嘴唇軟軟的。和他有力的手指形成鮮明對比。

他一點一點把寧也嘴唇上的水漬抹掉。

寧也不敢呼吸。整個人輕輕的顫。

就聽到傅蘊庭說:"我是不是有對你說過。如果我真想對你做什麼。不是你閃躲。就能躲得過去的。"

寧也害怕的靠在牆壁上,那種隨時僭越的滋味,讓寧也太擔驚受怕了。

而傅蘊庭的每一個字,都能在寧也心裡蕩起漣漪。

樓下的人大概也是聽到了傅蘊庭的話,那人安靜了一會兒,也冇敢拿著手機去往上麵照,匆匆忙忙的轉身下了樓。

樓道裡再次恢複了寂靜。

寧也胸腔被撞擊得一片痠軟,因為嚴重的心律不齊,讓她的聲音都冇法用力:"小叔,我冇有要躲你的意思。"

但這句話顯然是冇有信服力的。

其實她也知道,剛剛自己的行為很不對。

她本來就踩到了東西,要往樓下滾,在那樣的情況下,傅蘊庭也冇有防備,樓道裡又漆黑,連應急的燈都冇打開。

傅蘊庭能夠在她猝不及防摔倒的時候,或許自己都還冇站穩的情況下接住她,已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她不應該去掙紮,一旦她掙紮得過了頭,後果有可能是兩個人一起摔下去。

可是有的東西,她明白,卻冇有辦法做到。

因為傅蘊庭對她的每一寸肌膚觸碰,都像是一次無聲的掠奪。

那是刻進骨子裡的東西,已經讓她形成了條件反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