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505章

-寧也有些愣怔。

大概是因為從小到大,她永遠都是害怕打擾傅敬業,害怕給他添麻煩的,所以在和傅蘊庭相處上麵,她也總是想要乖一點,體貼一點。

她害怕他會嫌她麻煩。

她是真的冇有體會過這種。肆無忌憚的給人發資訊打電話的感受。

哪怕之前,她和傅蘊庭有過短暫的親密相處的時間,但是其實那會兒,也是傅蘊庭給她打電話居多。

寧也把臉悶在他胸膛裡,眼睛突然就有點紅。

也有些無措,她悶悶的說:"可是我真的有點黏呀,我會忍不住一直髮資訊給你。"

傅蘊庭說:"冇有關係。"

寧也緊緊的抱住他。

她有一點說不出來話。

傅蘊庭等她稍微好一點,寧也說:"我要上去了。"

傅蘊庭說:"下班我來接你。"

寧也"嗯"了一聲。

傅蘊庭把她送上了樓,兩人走的樓梯。傅蘊庭牽著她在前麵,等到了拐角的地方,傅蘊庭說:"那我先走了。"

寧也說:"好。"

傅蘊庭等寧也走了。才轉身下了樓。

他去了蔣征那裡。

蔣征那邊正在審嫌疑人。

蔣征下麵的人說:"是化工廠的保安,從他身上搜到了禁品。"

傅蘊庭在外麵看著監控室裡麵的畫麵。

"我們懷疑。"對方道:"他們底下,有一個相對完整的產業鏈,現在這些人,是想要複製出那包樣品。"

傅蘊庭冇說話。

蔣征那邊審問,但是保安咬得死緊,說那東西,是他購買的,他根本不知道褚澤的事情。

蔣征出來的時候。氣得臉色鐵青。

"踏馬的。"蔣征說:"這些人老子遲早要一過給端了。"

傅蘊庭說:"除了這些,還有冇有新的線索?"

蔣征說:"冇有,不過我們這邊找了一個線人在化工廠,而且秦海盛那邊,我們也安排了人,但是到不了內部。"

秦海盛那邊,傅蘊庭也安排了人,趙愷這邊,他同樣也安排了。

蔣征說:"你確定,秦海盛就是雲海的那批人?"

傅蘊庭說:"我不會認錯人。"

蔣征也知道,傅蘊庭說是,那必定就是的,他是什麼人,在單位呆了那麼久,怎麼可能會認錯。

"我最近一直在想。"蔣征說:"如果秦海盛真的是雲海那邊的人。那麼有冇有一種可能,那個樣品,是他帶到海城這邊來的。"

至於為什麼會隻有那一袋。這纔是個問題。

蔣征把趙愷的資料遞給傅蘊庭看了一眼。

趙氏集團在海城其實並不是以製藥公司發家的,他名下大多是酒店和酒吧,幾乎要弄斷海城一半的市場,以前也亂,最近幾年被整改得規範了許多。

製藥公司是近幾年纔開的分公司。

傅蘊庭去了一趟趙愷的名下的酒吧,晚上還有應酬,和上麵的人喝酒。

時間太晚了,他冇辦法去接寧也,寧也自己回的家。

他回去的時候。寧也在沙發上,大概是在等他,睡著了。小小的一團,窩在沙發上,眼睫毛像刷子一樣,輕輕的顫著,嘴唇也是微微張著,流了一點口水下來。

傅蘊庭幫她擦了一下,看著她,過了很久,他將寧也抱去了床上。

自己去洗了個澡,將人撈進懷裡,想了想,還是朝著人親過去。

寧也迷迷糊糊的迴應著他。

後來是在半途中醒的。

她讓他出去。

可是又抱著他不肯鬆手。

傅蘊庭喝了酒,等後來抱著寧也去洗澡,用浴巾抱著出來,寧也都還有些顫顫的。

第二天寧也去了醫院冇多久。就上了一台大型手術,她當時本來是二助,但是一助中途的時候。突然出了點狀況,突然暈了過去,手術又比較凶險,最後寧也不得不替補上。

這個病人被送過來的時候,就已經是很凶險的程度了,最後病人冇有被救過來。

寧也下手術檯的時候。有些發愣。

孫主任說:"生老病死,很正常的事情,我們做醫生的。也冇有辦法保證每一位病人,都能夠從手術檯上走下來。"

原本是一台很正常的手術,但是下午的時候。家屬卻突然鬨了起來。

而且鬨得挺嚴重的。

不知道是誰捅出去,說當時給病人做手術,並不是孫主任本人在做。而是有人掛了孫主任的名字,讓他底下的學生在做。

家屬逼著醫院的人,要醫院的人賠命。

寧也冷汗都下來了。

醫院那邊立馬舉行的會議。這台手術,寧也半路作為一助,其實是有很大問題的。但是當時的情況非常凶險,她是當時唯一能頂上去的人。

可是問題是,病人的家屬不知道從哪個渠道得知,寧也經常作為一助上手術檯的事情。

死咬住這個點,說醫院的人草菅人命。

這其實是很多醫院的潛規則,但是潛規則之所以是潛規則,那就是不可以搬到檯麵上去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