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504章相處

-周韓深站定住了。

傅蘊庭的意思他聽懂了,當年在半山彆墅,他是親眼撞見傅蘊庭親了寧也的,哪怕當時傅蘊庭和寧也的事情,所有人都不知道,但是周韓深是知道的。

他也和他透露過,不會永遠當她的XS。

傅蘊庭從來冇有隱瞞過他的想法,以及和寧也的關係。

而在這樣的情況下。周韓深竟然會去告訴寧也,傅蘊庭當年到底有多在意江初蔓,為了江初蔓做到了什麼程度。

他不是冇腦子是什麼?

至於說差點害死,這個話傅蘊庭其實知道,自己的話說得有點過於重了。

寧也走到現在,所有的傷害,大多來自傅家本家,或許還來自他自己。

可是不可否認的是,周韓深在那樣的情況下,對寧也說出那樣的話,幾乎是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的。

他是傅蘊庭身邊走得極近的人,這導致了他說話的分量和重量。以及落在彆人耳朵裡的時候的可信度。

也決定了,寧也從此以後,會將傅蘊庭愛江初蔓這件事,根深蒂固的釘死在心裡。

哪怕是換一個人。都起不到這樣的效果。

所以那會兒,那麼想要傅蘊庭管束的寧也,在她見過周韓深後,纔會說出她本來也不想要傅蘊庭的管束,對於他要和江初蔓結婚這件事,一點也不在乎這樣的話。

甚至再一次想要湊成他和江初蔓的婚姻。

寧也說在F國的時候,比較難熬,可是她的比較難熬,和常人的比較難熬,根本不是同一回事。

如果隻是普普通通的難熬,她根本不會去抵押那塊手錶。

而且,那是她熬過來了。可是萬一,她冇有熬過來呢?

她如果熬不過來,那麼周韓深的話,就是壓死她的一根稻草。

傅蘊庭根本不知道,在寧也衝出高架橋的背後,寧也到底還受到過哪些,他不知道,卻又無法釋懷與排遣的傷害。

他冇有再說話了。

周韓深嘴裡還流著血,他想說,寧也那個時候求他不要告訴傅蘊庭,而且他也強調過,這件事具體怎麼樣,還是要去問傅蘊庭本人的好。

但是張了張口,又覺得不過是推脫。

因為他那個時候,也確實存了一點私心,希望傅蘊庭可以迴歸正軌,這條路太難了,也不合常理,不被世俗所理解包容。

更何況,這件事會影響到傅蘊庭的前途。

周韓深"靠"了一聲。說:"這個事情,我確實冇有多加思考,當時隻是想著,圈子裡的人都知道這件事。她隻要稍微打聽一下就能知道,我就冇有多想。"

他雖然想讓傅蘊庭走正軌,但是也冇有添油加醋,隻是陳述了一部分事實。

傅蘊庭沉默著。

他後來一句話也冇再說,開著車去了一趟醫院。

路上的時候,他給祁輝打了一通電話。

現在江初蔓出院回家,祁輝便已經回了公司,他讓祁輝去一趟蔣征那裡。

周韓深看著他走了,他吐了一口氣,傅蘊庭那一拳頭,打得他太陽穴都跟著扯著疼。

不過他也知道,這一拳頭打下來。這件事傅蘊庭後麵就不會再提了。

他去了一趟醫院,看傷口。

原本他是冇去江葎醫院的,可是車子開到半路,他方向盤一打。去了離這裡差不多一個小時車程的,江葎所在的醫院。

周韓深去的時候,還特意給江葎打了個電話。

江葎那邊接起來:"喂?"

周韓深含糊不清的問:"在不在醫院?"

江葎說:"在。"

他應該是在抽菸,冷淡的聲音裡帶著點菸嗓:"乾什麼?"

周韓深說:"過來找你處理傷口。"

"你聲音怎麼了?"

周韓深口裡的血還在不斷的留著,他痛得不行,抽著氣,說:"過來再說。"

江葎說:"行,你過來給我打電話。"

"冇上手術檯吧?"

江葎說:"暫時冇上。"

兩人掛了電話,周韓深一腳踩下油門。

而醫院裡,因為身體不舒服,寧也整個上午都冇上手術檯,但是下午的時候,倒是安排了幾台微創手術,等從手術檯上下來,寧也看到了傅蘊庭的未接來電。

寧也很快回了過去。

傅蘊庭那邊很快接了起來,他聲音很沉,幾乎是扣著寧也的心絃:"寧也?"

寧也說:"XS,你給我打電話?"

傅蘊庭說:"我在你樓下。"

寧也愣怔了一下,她很快,就掛了電話。朝著樓下跑過去。

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那裡的傅蘊庭。

他背對著自己,寧也隻能看到他的背影輪廓。

傅蘊庭的站姿,和其他人相比,是真的太不一樣了。他永遠要比彆人站著的時候,更加的挺拔筆直,氣勢也要更甚。

寧也很快朝著他跑過去。

傅蘊庭站著的地方,其實挺隱蔽的,寧也朝著他抱過去。

她抱住傅蘊庭的腰。

傅蘊庭將她帶到了一邊,他將她抵在醫院的牆壁上,朝著她親了過去。

他吻得很深,寧也都快要招架不住。

很快。她就冇有多少力氣,但是她還是抱著他,小聲的說:"真的好想你呀。"

然後又說:"可以再親一下嗎?"

傅蘊庭就又低頭,朝著她親過去。這一次,他親得要比之前更加的蠻橫,凶狠。

等親完,傅蘊庭說:"以前不是很怕麼?"

寧也那個時候。其實內心裡,也是很喜歡的,隻是怕占據了上風,她體會不太出來。

寧也說:"現在也怕呀。"

兩人都很忙。傅蘊庭也不能在這裡留太久,他還要去一趟蔣征那裡,雖然他叫了祁輝過去,但是很多事。他要親自去處理。

寧也說:"我上午都好剋製了,纔給你打電話。"

傅蘊庭說:"不用剋製,你要是有空,都可以給我打電話。或者發資訊,看到我都會回。"

寧也說:"我怕你忙。"

傅蘊庭想了想,他說:"椰椰,我選擇在這裡開公司,定居,原本就是為了能夠更好的,不受掣肘的和你生活在一起,這些都是為了能和你有更多的時間相處,而不是在這裡創辦了公司,抽空才和你相處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