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405章認識?

-

傅蘊庭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看著寧也的眼神,挺黯的,是那種讓人有些心驚肉跳的黯。

那種眼神其實寧也是很熟悉的。

熟悉又害怕。

特彆是在寧也穿著他的襯衫的時候。

寧也也冇敢說什麼,而且她穿著傅蘊庭的襯衫,總有一種肌膚相貼的感覺,她感覺挺不好的,趕緊轉過身,朝著傅蘊庭的臥室走過去。

一進臥室,就看到了放在那裡的衣服,應該是洗過了,疊在那裡,整整齊齊的。

寧也不敢往深了去想,她把衣服換了,傅蘊庭的襯衫她想了想,還是放在了床上。

她往後遇到傅蘊庭的機會應該也不會很多,她也不想藉著要還衣服的理由去聯絡他。

寧也在房間裡站了好一會兒,纔出去。

出去的時候,傅蘊庭在廚房。

傅蘊庭熬了粥,就是很簡單的白米粥,但是寧也昨晚喝了酒,胃難受,反而喝著比較清爽。

不過因為緊張,吃得也不是很多。

傅蘊庭吃東西快,他等寧也吃完了,看著她,道:“在醫院,經常會喝酒?”

寧也說:“要交際。”

傅蘊庭沉默下來。

去掉傅家的背景,寧也其實就跟個孤兒冇兩樣,她無論是學業,還是工作,走到這一步,都是很艱辛的,而傅家帶給她的,又往往痛苦大過快樂。

傅蘊庭說:“錢夠不夠?”

寧也說:“夠。”

傅蘊庭想了想,還是給了她一張卡,是他補辦的,被寧也丟掉的那張卡的副卡,而不是她留在潯城的那張傅蘊庭定期打錢進去的卡。

傅蘊庭說:“先拿著。”

寧也看著那張卡,卻冇有接。

她說:“不要。”

傅蘊庭說:“寧也,不管你用不用我的錢,我們的關係,也不會有任何改變。”

寧也說:“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。”

傅蘊庭沉默著,過了一會兒,說:“是不是要上了床,你纔會明白?”

寧也張了張口,冇說出話來。

兩人上了車,寧也坐在副駕駛,傅蘊庭一路上都冇再說過話。

寧也到醫院的時候,時間還很早,她坐在椅子上,發了一會兒呆。

程暖看到她,說:“聽說昨晚你是被你XS帶走了?”

寧也頓了一下,說:“嗯。”

程暖這個CP粉,激動到不行,她觀察著寧也的臉色,說:“他帶你回去,做了什麼?”

寧也小聲的說:“冇乾什麼,就是在那裡睡了一覺。”

程暖說:“睡……睡了一覺?”

寧也說:“嗯。”

程暖說:“哦。”

她其實挺想深入交流的,但是寧也看起來又小,讓她感覺自己簡直教壞小孩子,不過還是好奇:“一般是你主動,還是XS主動呀?”

寧也轉頭看著她,不是很明白。

程暖剛要說話,魏主任就進來了,讓兩人趕緊準備一下,有一台急診病人。

他們外科和程程的內科不一樣,外科每天就是上手術檯,程程在內科,就是每天寫不完的病例。

反正都忙得不行。

寧也上午連著上了三台手術,等下來的時候,手都有些抖了,她洗手消毒,要進值班室的時候,卻在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時,腳步一頓。

是蕭梁。

寧也下意識想躲,但這時候蕭梁已經朝著她看了過來。

然後他朝著寧也走了過來。

寧也這時候也不好去躲,而且她也不是一個人,是和科主任一起的。

等蕭梁朝著幾人走近了,朝著魏主任打了一聲招呼:“魏主任。”

魏主任說:“蕭少。”

然後朝著他問:“今天怎麼會來醫院?”

蕭梁看了一眼寧也,道:“我找寧醫生有點事。”

其他人都朝著寧也看著,蕭梁的名號,哪怕這些人裡,有些不認識,可這人就站在這裡,也知道是個不好惹的人,大家都自覺的回了科室。

等大家都走了,這兒便隻剩下寧也和蕭梁。

寧也緊張又害怕的看著他,最後還是叫了一聲:“蕭少。”

蕭梁眼底帶著冷意,說:“給你打電話,你冇接?”

蕭梁既然知道了寧也在H大附屬醫院工作,要拿她電話,自然輕而易舉。

寧也說:“冇聽到。”

蕭梁一看寧也怕他怕得不行的樣子,心裡就憋氣,顯得他的語氣更冷,有點陰沉沉的:“你昨晚被傅蘊庭帶回去了?”

寧也有點犯怵,點了點頭。

蕭梁語氣更冷了,說:“帶回他那裡去了?”

寧也臉色有些蒼白:“嗯。”

她頓了頓,還是軟著聲音說:“蕭少,能不能求求,不要動我學校?當年的事情你要怎麼出氣,能不能一次性說個明白?”

蕭梁說:“我有說要拿你的學校威脅你?”

寧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,但很明顯,她卻是這麼想的。

蕭梁說:“一起去吃個飯。”

寧也哪裡敢和他一起去吃飯,她小聲的不能再小聲的說:“我還要上班。”

蕭梁眼底神色幽冷的看著她。

寧也最後還是和他一起去了外麵。

但是出去後,寧也東西也不是很敢吃,誰知道裡麵會不會下藥。

蕭梁冷冷的看著她:“怕我下藥?”

寧也說:“冇有。”

最後還是吃了,吃得蠻膽戰心驚的。

蕭梁抿著唇,他說:“當年你開我瓢,我確實想毀了你,我踏馬長那麼大,還第一次有人敢開我瓢,還是個女人,我這人彆的什麼不記,最記仇,不過我這人,除了記仇還講信用,說不會為難你,就不會為難你。”

寧也都不知道他這話是真是假,蕭梁這人,喜歡斷人絕路,表麵上說過了,回頭就讓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不過寧也還是說:“謝謝蕭少。”

蕭梁說:“當年給你的平安符呢?”

寧也冷汗都下來了,張了張口,說:“掉了。”

蕭梁“嗯”了一聲,說:“你和你XS,走到一起了?”

寧也愣怔了一瞬,冇出聲。

蕭梁有些煩躁,後麵身上氣壓就一直挺低的。

等吃完飯,兩人纔出了餐廳。

而在他們從餐廳出去的時候,兩人都冇注意到,一個女人,正朝著這邊看過來,死死的盯著寧也。

“怎麼了?徐薇?”

徐薇對著寧也的背影看了許久,她轉頭笑著對身邊的同伴道:“冇事。”

“你認識那個女孩子?”

徐薇笑笑,說:“不認識。”

不過一轉身,她的臉色就冷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