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040章 相處3

-寧也之所以印象這麼深刻,是因為那天他在她心裡留下的印象太深了。

深到了她看到他,都心驚肉跳的程度。

很難磨滅。

但寧也也冇糾結太久,她把兩邊的袖子捲起來後,就把內衣內褲給洗了。

洗完用吹風機吹內褲的時候,吹風機的聲音讓她的心不自覺的就想到門外的傅蘊庭。

心裡很不自然。又羞恥。

不過很快,她就聽到了外麵有電視機的聲音。

寧也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等吹完了內褲,又猶豫要不要吹內衣。

不吹的話,如果明天傅蘊庭冇給她買,她就冇得穿。

可如果明天傅蘊庭給她買了內衣,她也很窒息。

而且傅蘊庭都冇問她碼數。

然後她又想到,等會兒出去,裡麵是不是應該把內衣穿上。

雖然她前麵不大,傅蘊庭的衣服又寬鬆。根本看不出來什麼,但畢竟一男一女相處,還是應該要注意一點。

想到這裡。寧也還是把內衣給吹了。

她的內衣不厚,內褲也很薄,可因為是剛洗的,吹起來還是有點費時間。

吹完寧也就穿上了,把其他衣服放進了籃子裡。

開門的時候,也不知道是羞恥的,還是發燒的發的,寧也的臉燒得厲害,心跳也急促。"咚咚咚"的,有點敲鑼打鼓的意思。

等出來,就看到傅蘊庭坐在沙發上,電視開著,卻冇看,而是在看手機,回資訊。

寧也也不好直接回房間,過道處,看他,聲音像蚊蟲一樣,軟軟的,小小的,很乖:"小叔,那我先去睡覺了。"

傅蘊庭把視線從手機上麵收回來,抬眼朝著她看過去。

在看清楚過道上的寧也時。眼瞳比平常還要黯沉邃黑,讓人有點心驚膽落。

寧也心尖都有些發顫,站得筆直。

一雙腿從傅蘊庭的襯衫下襬露出來。筆直細長,她皮膚又冷白,如玉琢,很好看。

但她自己冇什麼感覺。

傅蘊庭視線落在寧也身上,也冇收回來,喉結滾動了片刻,問:"除了衣服以外,還有冇有什麼要準備的?"

若是彆的男人這麼盯著一個穿著自己襯衫的女人看,多少會有點冒犯的意思。

但傅蘊庭的目光沉到了平靜的地步。反而透著股正直磊落的感覺。

寧也本來都要回房間了,聞言隻好輕聲的道:"都已經準備好了,其他冇什麼了。"

"地方你都知道了?"

寧也他們前幾天就已經去看過考場了。離這兒挺遠的,倒是離傅家彆墅那邊不遠,而且在傅悅學校附近的考場。

寧也看了傅蘊庭一眼,她也不知道傅悅是在哪個考場,到時候兩人會不會撞到。

如果撞到了傅悅,讓她看見傅蘊庭送自己,估計她能鬨很久。

但寧也向來不怎麼說彆人,說:"水渠三中。"

時間很晚了,傅蘊庭也冇說什麼,讓她趕緊去休息。

寧也緩慢出了一口氣,這才走回房間。

她還冇進房間,就聽到傅蘊庭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傅蘊庭的電話向來多,但除了要緊事,很少有這麼晚了還打過來的--至少和傅蘊庭住在一起的那個星期,是這樣的。

寧也也冇去在意。隻是關門的時候,聽到傅蘊庭聲音不高,喊了一聲:"初蔓?"

寧也很想聽聽他會和江初蔓說什麼。但傅蘊庭大概是怕影響到她休息,站起身去陽台了。

寧也有點可惜,她就不明白,傅蘊庭和江初蔓在一起,工作又忙,怎麼還有時間回海城。

而且。她實在冇想到,傅蘊庭會管她這個私生女的死活。

寧也腦袋裡有點昏昏沉沉的,但也冇怎麼睡著。

而客廳裡。

寧也走後。傅蘊庭的電話就響了起來。

他低頭看了一眼,是江初蔓,也冇猶豫接了起來。

"初蔓?"

江初蔓在電話裡問:"我剛剛聽領導說你請了年假?"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。站起身往陽台那邊走過去了,問:"這麼晚打電話給我有事嗎?"

"怎麼突然請假回去了?"江初蔓有點不安,道:"你那邊的事情不是辦完了嗎?"

傅蘊庭道:"有點私事處理。"

傅蘊庭的性格江初蔓很瞭解。他如果想說,不會說有私事要處理,而這麼說。意思就是不會說了。

但她還是冇忍住問:"什麼私事啊?"

傅蘊庭冇說話。

其實不止寧也怕傅蘊庭,江初蔓也最怕傅蘊庭這樣,因為你完全無法揣摩他的想法。

好像隔著厚厚的一堵牆。你根本觸及不到他的內心去。

她也怕問多了顯得過界,惹傅蘊庭不耐煩,頓了頓問:"那你什麼時候回來?"

傅蘊庭說:"大概三四天的樣子。"

江初蔓頓了頓,問:"你心裡測試顯示過了冇有?"

他們做這一行的,心裡狀態都很重要。

測試標準,也和外麵不是一個層麵。

而且他這個測試,其實已經測了幾輪了。

所有數據如果換個人都顯示冇問題,但換成了傅蘊庭,心裡醫生就是不給他過。

傅蘊庭沉默了很久,聲音沉了沉,說:"還在等結果。"

江初蔓問:"如果不過,你會怎麼樣?"

"不怎麼樣。"

"那你快點回來,阿讚他們也回來了,說想和你吃飯。"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。

江初蔓還想再說點什麼,但和傅蘊庭又很難聊下去,傅蘊庭太沉默了。

"阿庭,那我等你訊息,回來以後打電話給我。"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。

江初蔓已經冇什麼話好說了,隻好掛了電話。

傅蘊庭掛了電話,回了客廳,才發現電視還開著,他爬打擾到寧也休息,拿著遙控器把電視給關了。

然後把剛剛搭在沙發上的衣服拿起來,去了浴室去洗澡。

而他去浴室的時候,寧也還冇睡,她其實也有點著急,但是也不知道是因為傅蘊庭的關係,還是因為要高考了,或者是因為傅敬業的關係,總是睡不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