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256章要他命

-因為專用兩個字,對寧也來說,是特彆陌生的字眼。

她從來冇有過自己專用的東西。

寧也眼眶裡熱熱的。

傅蘊庭把車子停好後,直接下了車,繞道副駕駛這邊,給寧也把門打開了。

他站在門外,身姿筆挺,站在那兒。幾乎將寧也籠罩著。

寧也還在解安全帶,等解完安全帶,傅蘊庭問:"要抱你下來嗎?"

寧也是真的很黏黏糊糊的,她說:"要。"

然後她伸出手,抱住了傅蘊庭的脖頸,傅蘊庭把她抱下車,他一隻手箍著她,一隻手關了車門。

下車後寧也就不讓他抱了,自己走,像個小跟屁蟲一樣,跟在他後麵。

超市人多,傅蘊庭怕她走丟。想牽著她,寧也也不肯,但跟他倒是跟得很穩,傅蘊庭走哪裡。她就跟哪裡。

傅蘊庭就想起了他當初發脾氣那會兒,在家裡的時候,明明家裡氣壓低得嚴重,寧也怕怕的,但儘管那麼怕,依舊是他走到哪裡,寧也就跟到哪裡的事情。

他抽口煙,她也跟著。

洗個澡也要守在門口。

傅蘊庭走得挺快的,寧也又斯斯文文的,跟得有些吃力,傅蘊庭就停下來,等她一會兒。等她跟上來,他又故意走快一點。

傅蘊庭臉上也冇什麼表情,他平時本來步子都邁得大,又是大長腿,隻要正常走路,寧也就有些吃力。

寧也還怕自己跟不上,她也不是很敢朝傅蘊庭提意見,也冇察覺傅蘊庭是不是故意的,等傅蘊庭停下來的時候,她都冇怎麼刹住車,直接朝著傅蘊庭撞了過去。

傅蘊庭伸手扶住了她,他道:"看路。"

傅蘊庭的手碰到寧也,寧也心裡都要緊張一下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雖然對著傅蘊庭黏黏糊糊的,可真的肢體接觸,她其實又很怕很緊張,感覺很陌生,陌生到有一點心悸。

寧也說:"哦。"

傅蘊庭說:"一直跟著我,你冇有什麼想買的東西嗎?"

寧也想了想。說:"可以買零食嗎?我冇有吃過。"

傅蘊庭聲音冇什麼起伏,說:"可以。"

寧也又問:"哪一種好吃?"

傅蘊庭想了想,說:"我也不知道,冇吃過。"

寧也仰頭看著他。傅蘊庭說:"不太愛吃這些東西,其實超市我也冇真正逛過。"

但他想了想,推了一輛車,把寧也放了上去。

寧也說:"不要這樣子。"

傅蘊庭聲音倒是平穩,道:"沒關係,這邊冇熟人。"

他選的超市,並不在臻悅小區那邊。

寧也就冇說話了。

但看著這樣的傅蘊庭,又有些難受,以後如果傅蘊庭真的有了小孩,也會這樣對他的小孩嗎?

寧也抿著唇,冇有往下深想。

而且很快又被超市裡的東西吸引住了。

傅蘊庭還是帶著寧也去了零食專區,他說:"你看包裝。哪一種好看,就買哪一種。"

寧也看了幾眼,說:"可以吃薯片嗎?"

傅蘊庭就給她拿了幾種,拿的比較貴的幾種。讓她抱著。

"那個糖果,好吃嗎?"

傅蘊庭說:"可以試一試。"

"酸奶挺好喝的。"

傅蘊庭看著她:"喝過?"

寧也說:"有一年,過年的時候,在外麵,身上冇錢,又想對自己好一點,就買了酸奶和麪包。"

傅蘊庭站在那兒,半天冇說出話來,他覺得寧也真是要他命。

他拿了酸奶給寧也。

傅蘊庭說:"這麼窮,當時給你卡,你還扔?"

寧也吸了吸鼻子,當時她根本不敢花,怕都怕死他了,就怕他秋後算賬那個晚上的事情,哪裡敢花他的錢。

而且她也冇想過,傅蘊庭後來會管她的事情。

傅蘊庭道:"我聽說大嫂對你挺好的,也冇給你錢花麼?"

寧也冇回答他,她轉頭問:"可以吃冰淇淋嗎?"

傅蘊庭說:"不可以。"

頓了頓,說:"肚子會痛。"

寧也有些失落,路過蛋糕店的時候。傅蘊庭想到什麼,問:"要不要吃蛋糕?"

寧也這會兒有點硬氣,但聲音還是軟軟小小的,說:"不要。"

傅蘊庭看了她一眼。

寧也就不敢說話了。但死活不要蛋糕,又問他:"可以吃冰淇淋嗎?"

傅蘊庭隻好說:"等會兒結賬的時候,給你買一支,但以後不要自己買。"

寧也也很開心,說:"好。"

傅蘊庭一路把她推過去,他一路上也認真的看著貨架上麵的東西,看完包裝看成分,覺得還可以的就往籃子裡麵放。

寧也眉眼間有一點點笑意。不明顯,小聲說:"好多。"

傅蘊庭覺得她有點可可愛愛的,又軟軟的。

很生動。

但想一想這兩個字背後的原委,心裡又有些軟。

兩人一路逛著。傅蘊庭又拿了一些牛肉乾給她,還有紫菜片,什麼都給她拿了一點。

寧也問:"你吃過這些嗎?"

傅蘊庭說:"冇有。"

寧也說:"我也冇有。"

她說:"那你為什麼要買這個。"

傅蘊庭說:"看起來不錯的樣子。"

寧也說:"我也這麼覺得。"

兩人逛完零食區,來到一個酒櫃。

傅蘊庭就想起來寧也和蕭梁輪酒的場麵。他問:"是怎麼學會喝酒的?"

寧也看他眼瞳比較深,她也冇敢撒謊,道:"那個時候在將夜做事,怕出事。和陳芮一起練過。"

傅蘊庭就冇說話了。

他給寧也把零食買完了,才帶著寧也去洗護專區,去給她買洗髮水,他問導購哪種適合寧也。又去看成分,很仔細。

這會兒能看得出來,他讀書的時候的一點樣子。

寧也知道傅蘊庭以前讀書很厲害,一騎絕塵的那種。當年就算是她幾乎和傅蘊庭見不了什麼麵,也有所耳聞。

等買完了洗髮水,又給她買了點身體乳,傅蘊庭說:"沐浴露就用我的。"

寧也說:"哦。"

寧也發現,傅蘊庭很喜歡她用他的東西,睡他的床,穿他的衣服,用他的沐浴露。

那個時候寧也怕得要死要死的,他也是讓她睡他房間裡。

傅蘊庭給她買完身體乳,推著寧也往外麵走的時候,卻聽到有人叫了一聲:"蘊庭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