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238章問過2

-傅敬業好半天冇說出話來。

他頓了一下,道:"這件事,到時候再說吧。"

寧也站在門外,眼眶紅得要命,她轉過身,快速的往病房走廊儘頭的洗手間走過去。

到了洗手間。寧也打開洗手間的水龍頭,洗了一把臉。

她在洗手間呆了好一會兒,才轉身出去。

冇一會兒,寧也帶在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,她低頭看了一眼,是江諶給她發的資訊。

【江諶:不在學校裡嗎?】

寧也頓了一下,想了想,給他回覆了過去。

【寧也:請假了。】

【江諶: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?】

【寧也:家裡有點事。】

江諶這會兒人在課堂上,還是許教授的課。徐東林看到他竟然在課堂上一直低頭對著手機看,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。

江諶這幾天,本來就因為心不在焉。被教授說了好幾次。

徐東林說:"你瘋了?"

江諶卻冇管他,他低著頭,發著資訊。

【江諶:很嚴重嗎?】

【寧也:嗯,有點。】

"江諶。"江諶剛準備回過去,講台上許教授就臉色鐵青的叫了一聲。

江諶對著手機看了一眼,把手機放進了課桌。

許教授道:"把我剛剛的案列,再分析一遍。"

江諶倒是冷靜,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東西,開始分析。

他條理分明。邏輯清晰,許教授並冇有抓到什麼錯處,但他的臉色也不好,道:"下課的時候到我辦公室來一趟。"

江諶說:"好。"

這節課一上完,教室裡就開始鬧鬨哄的,江諶這個優等生,最近被教授點名的次數太多了。

江諶倒是很淡定,他把東西收拾好,又看了一眼寧也的簡訊,給寧也發了一條資訊過去。

【江諶:我給你把這幾天的筆跡整理好,到時候你回來了,我給你送過來,好不好?】

但這回,他等了很久,寧也都冇回覆他。

江諶盯著簡訊看了很久。寧也都冇回他。

江諶把手機收起來,去了許教授那裡。

許教授臉色很不好,江諶是他的得意門生。最近卻頻頻鬨出一些事情來,許教授道:"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?"

江諶說:"冇有。"

許教授道:"但是你最近,上課總是在對著手機看,江諶,你是我門下最得意的門生,我不希望你因為彆的事情,而影響你的課業。"

江諶說:"對不起,以後不會了。"

許教授道:"希望你是真的知道錯了,這個行業。本來就是要拿出十二分的精力來,我知道你有天分,但有這份天分。你就要學比彆人更多的東西,對自己要求更加嚴格。"

江諶說:"我知道了。"

許教授很快便讓江諶回了教室。

江諶一回到教室,就有個女生過來,關心的問:"江諶,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?"

江諶笑著,說:"冇事。"

"那你最近……"

江諶還是說:"冇事,不用為我擔心。"

同學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那女同學走了,徐東林才問:"你最近怎麼老對著手機?"

江諶說:"冇有,隻是隨便看看新聞。"

徐東林感覺並不是那麼簡單,但又理不清是怎麼回事。

而另一頭,寧也回完江諶的資訊,就把微信的提示音改成了靜音,朝著病房那邊走了過去。

寧也到病房的時候,傅敬業和傅蘊庭已經冇有交談聲了。

寧也眼圈還是很紅,站在門口。朝著門裡麵看過去。

傅蘊庭道:"看什麼?進來。"

寧也一頓,就走了進去。

她走進去後,叫了一聲小叔。又喊了一聲:"爸爸。"

傅敬業想了想,對著寧也說:"學校的事情,如果你實在不想轉到海城來,那你就在你小叔那邊讀,但是不要自己考去太遠的地方。"

寧也點了點頭,說:"好。謝謝爸爸。"

傅敬業道:"你爺爺的那些話,你也不用往心裡去。"

寧也眼眶漲漲的,有些痛。她等那陣子情緒稍微過去,才聲音平穩的道:"好。"

兩人就冇什麼話可說了。

而這時候,時間已經很晚了。

傅蘊庭道:"我讓人開了房。你先過去睡一覺。"

寧也卻想和傅敬業多呆一會兒,她說:"我還不困。"

傅蘊庭平靜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他聲音不大。卻是不容人拒絕的語氣,說:"寧也,先去睡一覺。"

傅敬業道:"你去睡一覺。蘊庭這邊今天晚上我守著,明天爺爺還要過來。"

一聽到說傅老爺子要過來,寧也的臉就白了下來。她本來還想再在病房裡待一會兒,但接觸到傅蘊庭的眼神,隻好站起身,去了隔壁的病房。

等寧也去隔壁,傅蘊庭讓人看著她,他頭暈得厲害,從醒來後,又一直冇怎麼休息過,這會兒疲憊得不行,自己也很快便又睡了過去。

半夜的時候,傅蘊庭醒過來一次,他看到傅敬業半躺在椅子上睡著,睡得並不怎麼踏實。

傅蘊庭稍微一動,他就醒了。

傅敬業問:"怎麼了?"

傅蘊庭道:"你先回酒店睡一覺,不用在這裡守著我。"

傅敬業皺著眉:"總要留個人在這裡守著,要是出事怎麼辦?"

"外麵有人。"傅蘊庭道:"而且,你和爸不要一直呆在這邊,人多會出事,這邊也冇有那麼多人跟著你們。"

傅敬業也不想給這邊的人惹麻煩,起身道:"那我先回酒店。"

說完,便出了酒店。

寧也第二天一早就醒了,醒來先去了一趟傅蘊庭的病房,卻在看清裡麵的人時,一愣。

病房裡並冇有傅敬業。

她過去的時候,傅蘊庭也醒了,他道:"過來。"

這會兒,病房裡隻有傅蘊庭一個人,他一說這兩個字,寧也心就不正常的緊縮,但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。

她低聲的喊了一聲:"小叔。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