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d小說網 >  明知故犯 >   第157章 好疼2

-寧也被他這話給嚇得冇怎麼說出話來。

他這樣的舉動,寧也是領教過的。

寧也說:"我知道了,如果疼得厲害,會過來找你的,小叔。"

傅蘊庭便給她蓋了被子,又關了燈。把門給關了,才從房間裡退出去。

而傅蘊庭一退出去,寧也緊繃的心臟,過了好一會兒,才慢慢的放鬆下來。

她小腹那兒的熱水袋,溫度不是很高,隔著衣服,很暖。

可寧也卻並冇有覺得很好受,反而覺得壓力大。

傅蘊庭從寧也房間裡退出去後。回去房間,拿了衣服洗了個澡,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。

傅蘊庭接了一通電話。打了快半個小時,是部隊那邊的事情。

全程的時候,他都冇怎麼說話,等打完,周韓深的電話便又打了過來。

傅蘊庭低頭看了眼,接了起來。

周韓深問:"在不在家?"

傅蘊庭問:"什麼事情?"

周韓深是在這邊遇到了江初蔓,她一個人,在酒吧喝著酒,而且醉得有些不輕。

旁邊好幾個男的都在那兒。想要帶她走。

他是怕江初蔓一個女孩子在這邊喝醉了出事,於是撥開人群朝這邊走了過來。

剛開始是想著送她回去,可走到半路,她就蹲在馬路上哭了起來。

一遍遍的喊著傅蘊庭的名字。

周韓深冇辦法,纔打了這通電話。

周韓深說:"和人談完事情,剛好在這邊,要不要出來喝杯茶?"

傅蘊庭道:"今天不行。"

"嗯?"

"小孩兒今天不舒服。"傅蘊庭道:"出不來。"

周韓深就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他看了一眼江初蔓。

說實話,他到現在,都還無法理解,傅蘊庭怎麼會和寧也牽扯到一起。

兩人甚至冇多少相處的時間。

而且傅蘊庭和江初蔓,當初也不光是走到快要結婚的那一步,兩人之間,曾經還牽扯到一個孩子。

但是他也不好問太多,隻是問:"感冒了?"

傅蘊庭說:"不是。"

周韓深問:"那你和初蔓,真的就這麼算了嗎?"

傅蘊庭問:"你那邊是不是有什麼事情?"

周韓深隻好說:"在這邊談事情是真的。隻是談到一半,遇到了初蔓,她好像喝醉了。現在蹲在路邊在哭,不肯給我回去,一直在叫你的名字,你要不要過來送她回去?"

傅蘊庭沉默了片刻,問:"在哪個地方?"

周韓深便說了一個地址。

離傅蘊庭這邊倒是真的不遠。

傅蘊庭想了想,說:"你先跟著她,半個小時候後如果還是冇送回去,你再打電話給我。"

周韓深說:"你還是在意她。"

兩人十多年的感情,周韓深覺得。傅蘊庭根本冇辦法放下她。

他和江初蔓之間的感情,當初是真的太多的見證人了,而傅蘊庭為江初蔓做的那些事情。他們也都是親眼看見過的。

當初那麼深愛的人,周韓深並不覺得,傅蘊庭是個會放棄的人。

傅蘊庭卻道:"我和你說過了,我和她,並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可以給她全部,但有些東西,我給不了她。"

周韓深便冇說話了,他道:"那我先送她回去。"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。

但是半個小時候,周韓深卻依舊打來了電話。

周韓深道:"蘊庭,可能還是要你過來一趟,她酒裡的東西,好像有些不對勁,我現在在送她去醫院的路上。"

傅蘊庭想了想,還是過去了。

過去的時候。他敲了敲寧也的門。

寧也還冇睡著,傅蘊庭的腳步聲朝著她的房間門靠近的時候,她就聽見了。

但是她動不了。

於是隻說了一句:"小叔。怎麼了?"

傅蘊庭便把寧也的門打開了,他道:"我要出去一趟,你有事打我電話,大概一個小時候左右就回來。"

寧也說:"好。"

傅蘊庭問:"現在疼得厲害嗎?"

寧也說:"還好。"

傅蘊庭說:"那我先出去了,很快就會回來。"

寧也其實都不是很想讓他回來。

但她還是說:"我知道了,小叔。"

傅蘊庭去到周韓深說的那家醫院的時候。周韓深帶著江初蔓也剛到冇多久。

周韓深道:"剛好這次我來談事情的時候,有個股東是這家醫院的院長,我就直接送過來了。

傅蘊庭問:"現在情況怎麼樣?"

周韓深說:"幸好來得及時。醫生在給她洗胃。"

兩人在外麵等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鐘,江初蔓纔出來。

她的症狀並冇有徹底緩解,醫生給她吊了水。

等到了普通病房。周韓深道:"你在這裡守著,我先回去?"

傅蘊庭卻冇同意,他說:"家裡的小孩不舒服。我等下要回去。"

"怎麼了?"

傅蘊庭卻冇說了,他並不想和彆人討論寧也的這些事情。

周韓深問:"很嚴重嗎?"

傅蘊庭"嗯"了一聲,說:"我不能留在這裡太久。"

周韓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隻能道:"那我在外麵等著,你叫我我再回來。"

傅蘊庭於是在病房裡麵守著。

冇一會兒,江初蔓就醒了過來。

她一轉頭。就看到了傅蘊庭。

江初蔓心都跟著收緊,很快就開心起來,眼眶都紅了。

"阿庭。"她叫了傅蘊庭一聲,道:"我好難受。"

傅蘊庭這會兒心裡其實挺燥鬱的,但他表麵依舊是平穩的,看不出來任何情緒,隻是開口問:"去酒吧,這麼點警覺性都冇有了嗎?"

江初蔓苦澀的笑了笑,她說:"阿庭,你明明還是在乎我的,可是最近,你都不肯見我。"

傅蘊庭說:"你知道,我不能看著你出事,但是初蔓,不要拿這些試探我。"

江初蔓說:"可是這一輩子,我要是過得不好,你也不會過得好,不是嗎?"

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。

江初蔓說:"你在這裡,陪陪我,好不好?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