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就是太善良了。”

擎牧野漆黑的眸子浮出些許溫柔,注視著孟靜薇,“同情敵人隻會害了自己。”

“是啊,同情敵人隻會害了自己。”

她長長的歎了一聲,萬般惆悵,“繼承大典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,我真希望時間能過的快一點。”

“很快的,最近好好休息。”

擎牧野安撫著孟靜薇,不想她擔心太多。

“我下午想去見一見老沉頭。”她目光堅定的看著擎牧野,“我跟他之間應該做個決斷。”

聽著她的話,擎牧野黑曜石般的眸子閃爍微光,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似乎不放心孟靜薇,不願讓她單獨去見老沉頭。

“不用,我……”

孟靜薇正欲說些什麼,察覺到擎牧野的神色不對,她忽然想到了什麼,又問道:“我之前問你到底怎麼受的傷,你說中了毒?”

她敏感的洞察出了什麼,擎牧野知道孟靜薇心中有了猜疑,避開她的視線,叉了一塊水果填進嘴裡,“想要取我性命的人那麼多,還以為會以現在方式解決,冇承想最後悄無聲息的給我下了毒。”

“你全程跟著禾卡蓮諾,怎麼偏偏就你中了毒?”

那天在醫院,她詢問過擎牧野關於他受傷的事情,結果病房裡忽然來了人,把話題岔開,她就忽略了此事,冇再多想。

如果不是剛纔說要去見老沉頭,擎牧野猛然臉色一變,孟靜薇幾乎都冇多想。

“我知道有太多人想要取你性命,但在山上吃的都是壓縮餅乾,喝的是自帶的水,怎麼可能有人有機會給你下毒?更冇有人有機會接近你,對你下毒。”

孟靜薇拉著擎牧野的手,“老沉頭那天給你的表去哪兒了?”

“在王宮。”

擎牧野解釋著,“我被禾卡蓮諾帶去王宮,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被拿走了。”

而他的手機及其他東西,在參加狩獵盛典進山之前就取了下去讓屬下儲存著,所以東西都還在。

“阿野,你在撒謊!”

孟靜薇眸色一冷,當即質問道:“以你的性子,被人下手之後絕對會親自調查,以牙還牙。但你從王宮出來之後,對你中毒的事情避而不談,在刻意迴避。”

思及此,孟靜薇眉心微攏,問出一個連她自己都無法確定的問題,“是老沉頭的人對你下手的?”

“你想什麼呢。”

擎牧野俊朗的麵龐揚起笑容,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,“對我下毒的人我都已經除掉了。幕後黑手除了安東尼,彆無他人。”

他攤了攤手,“我現在身份暴露,安東尼想要除掉我,卻不能光明正大的做。狩獵盛典是唯一的機會,他豈能錯過了?”

男人搖頭一歎,“你呀,就喜歡胡思亂想。”

“當真?”

“這還有假。”擎牧野神色如常。

即便是在撒謊,也能極好的隱藏自己的情緒,不讓孟靜薇察覺。

老沉頭與孟靜薇之間關係複雜,他雖然憎恨老沉頭,但如果再度讓孟靜薇知道老沉頭險些害死她,隻怕巨大的壓力會壓得孟靜薇喘不過氣兒。

因此,擎牧野選擇了隱瞞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