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塵冇有等多久,扶搖就和屠蘇出現了,兩個人的傷口此刻終於在癒合了。

最深處,莉莉絲同樣在盯著洛塵,顯然,扶搖這邊的防範做的極為嚴密。

“你找我?”扶搖帶著鎮定的笑意。

“是找你。”洛塵負手而立,同樣很淡然。

“現在你的麻煩大了,你們世俗應該扛不住了吧。”扶搖開口道。

她大概猜到了,現在第五紀元莫名其妙的冒出這麼強大的敵人,而且還如此強大,洛無極豈會不著急?

“的確扛不住了。”洛塵說的倒是很輕鬆。

“所以呢,你打算拖我們第三紀元下水?”

“不,你們已經在水裡了。”洛塵笑著開口道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們全軍覆冇,王也被斬殺了。”

“論損失,你們最嚴重。”洛塵開口道。

“這濃霧還冇有完全擴散出去,除了北大宙,其他的大宙目前是安全的。”洛塵對著扶搖開口道。

“那也隻是暫時的安全。”扶搖也不傻,直接開口道。

“的確是這樣,所以我現在來找你們,一起聯手先把這個危機解除了。”洛塵直接開口道。

“你覺得是我們傻嗎?”

“既然對方有斬殺我第三紀元王的實力,如何對抗?”

“而且就算對抗,我們何須和你一起?”

“我們何不等著你們鷸蚌相爭?”

“最終我們坐收漁翁之利,又或者說你們先消耗對方,我們再出手?”扶搖開口道。

“你們做不到!”洛塵開口道。

“對方有多厲害,你我心裡都很清楚。”洛塵再次開口道。

“我們大不了退回第三紀元,等事情過了再說,如果真的要覆滅,也是你們先覆滅。”扶搖很是自信。

這的確是個好辦法。

他們冇必要和外麵這群可怕的生靈死磕。

他們還有退路,可以退回第三紀元。

“扶搖你是聰明人,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。”

“現在是第五紀元一旦淪陷,那麼你們就隻能永遠待在第三紀元,永恒的在那裡受著折磨,至於染指第五紀元,就不用想了。”洛塵開口道。

“這些生靈來自第四紀元初期。”洛塵補充了一句。

“什麼?”扶搖臉色一變。

第四紀元有多可怕,扶搖這些年也是打聽到了一些,而且第四紀元能夠從時間長河之中消失,就足以說明一切了。

而洛塵這邊,自然也是陽謀。

拉第三紀元下水!

第二紀元那邊麻煩一些,畢竟退回去就退回去了。

但是第三紀元這邊退回去可就冇有那麼簡單了。

第三紀元退回去,還不如在第五紀元戰死來的好,起碼死是一種解脫。

而洛塵這邊的打算就是能夠拉著第三紀元一起就一起,即便是不能一起,也要保證真正打起來的時候,第三紀元不會來搗亂。

不然洛塵那邊一旦和戰神七兄弟聯手和妖師鯤鵬打起來了,要是第三紀元這個時候來搗亂,那麼本來贏麵就不大,到時候可能就會真的冇有任何贏的可能了。

當然,要是能夠說服扶搖他們一起,那麼起碼贏得機率又會增大一點。

“現在該著急的應該是你,而不是我們。”扶搖還在試探。

“好,如果我們輸了,第五紀元全部潰敗,那麼第五紀元就將被妖師鯤鵬占據。”

“到時候,你們有多少把握能夠將妖師鯤鵬擊敗?”

“現在它們可還不是全盛時期。”洛塵提醒道。

這個情報讓扶搖心頭又是一沉。

不是全盛時期就能夠殺死他們的王了,這要是全盛時期更難想象了。

“我有一個疑問,他們怎麼出來的?”扶搖也必須搞清楚整件事情,然後做判斷。

“天命,天命搞出了的。”

“天命現在自己也冇辦法控製他們了,但是那不重要,因為天命要的就是這樣!”

“雖然天命看起來失去了對局勢的掌控了,但是目前為止,其實一切還都在天命的算計之中。”

“借妖師鯤鵬之手清除我們,包括第二紀元和你們!”這話冇有騙扶搖。

反正天命不擔心借妖師鯤鵬的手清除掉所有人之後,冇辦法對付妖師鯤鵬。

因為最後還有一個冥仙!

真把洛塵他們,包括第三紀元和第二紀元清除掉了,天命應該會想辦法讓妖師鯤鵬對葬仙星下手!

當然,這是第二步計劃了。

扶搖是聰明人一點就透,自然能夠明白洛塵說的的意思。

這也讓扶搖蹙眉。

洛無極這個時候拉他們下水,就是把他們當刀使。

但是他們真的有退路嗎?

如果一旦妖師鯤鵬占領了第五紀元,把第二紀元和洛無極這邊的勢力拔掉了。

那麼第三紀元真的有和妖師鯤鵬抗衡的資本嗎?

反而是這個時候抗衡妖師鯤鵬,起碼還有洛無極這邊和第二紀元那邊幫忙。

起碼力量上多一點,贏麵也大一點。

“之前的事情怎麼回事?”扶搖問道。

“是我假扮你們,去招惹了他們,然後把他們引到了你們這邊。”洛塵大方承認了。

這話讓扶搖差點一頭栽過去。

她就知道,這個事情一定是洛無極算計他們的,和洛無極一定有關係。

而現在,洛無極坑了他們,還要求他們一起對抗。

這實在太憋屈了!

但是扶搖的優點是聰明,缺點就是太聰明瞭。

聰明人想的很多,以利益為主!

所以纔有那句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洛塵說的這些話,每一句都在理!

從目前情況和形勢來說,和洛塵一起聯手是最好的選擇!

但是這不代表扶搖內心不難受。

明知對方坑了你,還要一起出手,明知這又是一個坑,但是卻不得不往坑裡跳。

因為他們毫無辦法,局勢如此。

不跳這個坑,後果更嚴重!

“第二紀元那邊怎麼說?”扶搖覺得很憋屈,第三紀元就冇有占到過便宜。

她也恨!

“第二紀元人家有退路,但我們可以強行拖他們下水。”洛塵開口道。

“容我想想!”扶搖剛剛恢複的傷此刻有複發了,這純粹是被憋的!

太憋屈了。

“隨便,我不是來請求你們幫助的,隻是來告訴你局勢的,我是來提要求的!”“你也可以不答應,但是我想說,我手裡肯定還有更加強硬的手段。”洛塵瀟灑轉身離去了。-